hdud895 发表于 2020-9-24 06:42:12

传销犯罪研究二十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例中缓刑的适用理由

作者:戴剑敏律师
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简述

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该罪的具体行为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传销活动分为二大类,一种是原始型传销,其传销的是商品,以销售商品的数量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另一类是诈骗型传销,并不是真正传销商品,而是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

如何识别原始型传销与诈骗型传销,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是否出售的商品与出售商品的过程有无欺诈。简言之,原始型传销是金字塔结构加真正的商品与服务;而诈骗类传销是金字塔结构加欺诈的商品与服务。

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缓刑的裁判理由

1. 缓刑案例:案发后蔡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系立功,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可判处缓刑。

被告人蔡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刑事判决书

案号:(2020)湘0502刑初163号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人蔡某组织、领导以提供加入“赛比安”项目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案发后蔡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系立功,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蔡某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经社区矫正机构调查,蔡某符合社区矫正条件,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本院依法对蔡某适用缓刑。辩护人提出请求对蔡某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2. 缓刑案例: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减轻处罚,可判处缓刑。

高某、孔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二审刑事裁定书

案号:(2020)鲁10刑终137号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上诉人高某作为五季公司的股东、高管,明知五季公司以养老为名,从事传销活动,仍然为传销活动的实施提供公司营业执照、场地、讲师讲课等服务,并对传销人员进行团队化管理,进行日常化管理,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对传销组织的建立和扩大起关键作用,属于组织者、领导者。该传销组织共设六级,发展会员5000余人,应属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情节严重,高辉作为组织、领导者,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对所组织、领导的全部犯罪事实承担责任,共同犯罪违法所得应当向共同犯罪人追缴。高辉及其辩护人的该部分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与在案证据不符,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孔某、公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孔某、公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减轻处罚。

3. 缓刑案例: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并认罪认罚,可以适用缓刑。

辛某、陈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20)川0521刑初199号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辛某、陈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罪名成立,量刑建议适当,本院应予采纳。被告人辛某、陈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辛某、陈某认罪认罚,可以从宽处罚。

4. 缓刑案例:不是传销组织的首要发起组织人员,其下级大部分会员并非由其直接发展和操控,仅对传销组织的扩大起到辅助作用,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判处缓刑。

蒋某、但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20)豫1525刑初188号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人蒋某、但某、韩某、左某通过网络传销平台,利用其“善心汇”会员身份推荐他人购买“善种子”注册成为会员,再依次发展下线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依据,引诱后继会员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属共同犯罪,应依法惩处。蒋某、但某、韩某、左某经通知主动到案,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从轻或减轻处罚;不是“善心汇”传销的首要发起组织人员,其下级大部分会员并非由其直接发展和操控,仅对“善心汇”传销组织的扩大起到辅助作用,可认定为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自愿认罪认罚,可从宽处理;系初犯、偶犯,无犯罪前科,可酌情从轻处罚。

5. 缓刑案例:被告人生育有两个小孩,且均系未成年人,本院决定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任某等7人组织、领导传销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20)湘0105刑初282号

裁判理由:

鉴于被告人张某犯罪事实,在本案中所起的犯罪作用,以及被告人张某与宋某某(另案处理,已刑事拘留)系夫妻关系,生育有两个小孩,且均系未成年人,本院决定对被告人张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6. 缓刑案例:年满六十五周岁以上的老年人犯罪,对被告人高先平酌定从轻处罚,可判处缓刑。

高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20)鄂2823刑初73号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人高先平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参与人缴纳的资金,所组成层级在3层以上,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系共同犯罪,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情节严重。审理中,被告人高先平自愿退缴违法所得赃款购买的商品房,系主动部分退赃,且被告人高先平系年满六十五周岁以上的老年人犯罪,对被告人高先平酌定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高先平认罪悔罪,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依法对被告人高先平宣告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7. 缓刑案例:主动交纳罚金,退交非法所得,可以从轻处罚,判处缓刑。

仝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20)豫0822刑初75号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人仝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要求参加者缴纳一定费用获得加入资格,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予依法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仝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本院审理期间,主动交纳罚金,退交非法所得,可以从轻处罚;其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从宽处罚。经所居住社区矫正机构评估,具备适用社区矫正条件,可以宣告缓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传销犯罪研究二十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例中缓刑的适用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