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6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9-4-30 19:28:16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录音是在昨天晚上12.00的时候林文敏打电话过来轰炸我的,她一直要约我出去并且一直在套我具体居住地址。

我的诉求很简单:还我被诈骗的那6000,林文敏不肯

见面地点我要求约在派出所,林文敏左右其辞开始推脱。我在担心自身安危的情况下怂了决定就猫在家里不跟她见面,毕竟我一个弱女子你叫我去跟她打架我是真的不行

干不过人家,又不甘心白白受人欺负,不愿意这种人继续为非作歹祸害苍生,我决定曝光这段录音并且再次写下我的遭遇过程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jpg

7秒的通话,是林文敏专门打过来骂我,原话:我跟你说,你就是个穷逼

我跟林文敏的关系

我跟林文敏之前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刚认识那会她还是一个“良民”,一个97年的女孩子,活泼开朗又天真热情,属于那种跟男生女生关系都处的很不错的类型,虽然后来都辞职了,我们之间也一直细水长流似的联系着。

在微聊中,她总是找理由约我见面,因为当时工作原因一直没见面只有微信交流。后来在交谈中得知她在从事美容行业,做目前非常朝阳的美容仪器以及大牌护肤品(当时是说的laprairie这些牌子),多么朝阳的行业,又是我内心向往的行业,看她朋友圈每天都过得那么高端大气高档次,以为她混得如鱼得水,心生羡慕(这耳巴子我先扇为敬)。

当时也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要跟她混,没想到她说有机会可以直接找她了解,此时我觉得我离发财只差跟她见面详谈了。

2019年3月,我失业了。我不是985也不是211,口袋的钱不多,家里也没有矿,在这诺大的深圳,人才济济的深圳,我该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陷入了迷惘。

我主动跟她交流,倾诉我的迷惘,跪求大佬带我走向人森巅峰。于是,2019年3月13号在龙岗区横岗地铁站出来的横岗大厦5楼南都西餐厅吃饭见面,给我介绍业内人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2.jpg

2019年3月13 号与横岗南都餐厅见“亮碧思”传销人员阿峰与林文敏

我于2019年3月13号在南都西餐厅中午1点左右到餐厅见面,闲聊了一会之后她告诉我等一下来的业内人是带她进行的朋友叫做“阿峰”一样都是潮汕普宁人,阿峰在我到达之后半个小时才到坐下就开始给我介绍他们的产品,说是铝罐放置的护肤品全天然无添加。法国的牌子类似于laprairie珀莱尼,当时想深究但是被他一脸严肃打断说:因为是跟一手批发品牌商合作的又商业保密协议且还没有与我确定合作关系不方便多透漏,并且一直批评我不应该这么出风头而且他也是被某朋友的姐姐带进行业的,那位姐姐在行业经验十分丰富,并且对美容行业十分了解之所以同意见我一方面是因为林文敏一方面是因为美容女孩子会更适合,但是!他不能擅自决定必须要请示那位姐姐之后才能给我答复。我当时还为自己的行为懊恼,现在想想真的是失了心智

于是我们在下午2.30左右散场,阿峰跟林文敏以有事先走我买单后走直接回家。晚上直接接到林文敏的电话,她非常激动得告诉我“虹姐”愿意见我,要我3.14号晚上先住在她家里隔天早上一起过去

于是我在3月14号晚上过去她家里,隔天也就是3.15号早上10点她打车与我一起前往君逸酒楼二楼餐厅兰花阁包厢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3.jpg

2019年3月15见“亮碧思”头目“虹姐”

跟林文敏是最先到达酒楼,过了十几分钟之后阿峰来了。寒暄了一些有的没的,特地吩咐:等会“虹姐”来了一定不能乱说话。

当时以为即将见到个大人物的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半个小时之后“虹姐”出现,她矮矮的1.5米左右,及肩卷发脸有斑点当天穿着一身白色小西装套裙比较职业女性化。我跟“虹姐”的交流了一些美容方面的东西,大概聊了半小时她一脸微笑的看着我问要不要去了解下她们在香港那边的货源跟展览展会,3月18号香港那边有个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去。当时我是立刻应好并表决心,她说去的话要给我安排住宿、买门票,要交6000。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搭上这根发财的路子,我直接转账给她了(啪,再次打脸”)。

交完钱没多久“虹姐”就以有其他事情为理由先走,走之前一直非常郑重的叮嘱林文敏一定要”好好带着我干“。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4.jpg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5.jpg

2019年3月18号正式过香港

于是我在3月17号带着行李前往李文敏家里借宿,3.18号跟她一起转车前往罗湖口岸过关以及前往香港荃湾如心酒店,从早上8.30开始到中午12点一直在坐车,到了酒店也是匆忙登记了信息寄托行李之后前往旺角。

中午13.00到达第一个地点是在旺角地铁站出来直走,没有牌子的小门进去是他们的总部,内部放置了很多的桌子跟金色边椅子人流非常多。还多出了一个小空间陈列了八大类产品:酒 护肤品 香薰 彩妆品 香烟 保健品 奶粉等,还有几个小房间分别是:客服部 快递部 仓库(当时并没有起疑心所以没有拍照,以下图片借用知乎一位跟我进了同一个传销部的图片)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6.jpg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7.jpg

3.30左右在一个快餐店吃了快餐之后就到了香港银城商城三楼听了一个长长的演讲,大致是一些产品介绍的内容,到下午约18点才结束。两三个董事轮流上台演讲,甚至还有普通话翻译(据说是香港人不会国语)。

结束之后我提议先吃饭再回酒店,林文敏告诉我要给我介绍一些”圈内大佬“某某姐跟某某哥,听完产品介绍会后我内心已经有点疑惑怀疑是骗局了,可我没办法推脱就去了。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8.jpg

之后来了几个男的林文敏统一叫哥,他们带我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才到一个餐厅,里面坐满今天会场的人特别是我坐的那一桌都是香港一些某某哥(俗称黑白两道都要敬三分的人)一直在聊什么时候都亏了那一匹马(赌马养马)还嘲笑某某港星手多黑养的马都跑不动。

当天实在是太累了也没很仔细听,后来在深圳见面那个”虹姐“也过来了,我就问她如心酒店告诉我只定了3晚不是4晚,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她不耐烦的说香港活动提前一天结束,同时提前回大陆那边再安排,说剩下的钱会退给我的。

态度不同于在深圳,十分敷衍,明显不想跟我搭话让我觉得很奇怪(后来得知这是他们的心术之一,把我丢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又开始对我冷淡,使得我对他们产生依赖)。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内心比较确认我是到骗子堆了,警惕起来,中间我要上厕所林文敏都跟我一起去,去厕所的路上她一直在跟路边的人打招呼,仿佛今天在场的人她都认识。

   四周都是他们的人,我警惕的同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晚上21.30左右吃完饭打车去旺角总部,一张桌子坐了7~8个人,站了7~8个人,林文敏找了个位置让我坐下之后让我们鼓掌引讲师,一个女的头发不长不短扎成了丸子头。每个讲师都颇有背景,这个女人的背景是(第二天发现坐着的都是站着的”贵人“带去的):双胞胎的妈妈、国外某学校双硕士学位,之前是家庭主妇,在了解这边的产品之后加入,并且一直给自家孩子喝集团奶粉,去年参观了经销商的酒庄、茶庄、农场。这个讲师只讲产品,我也基本没记住,只记住林文敏自己在用的一个化妆品牌子叫做Estebel。后面在淘宝查到单品才几十块钱!!!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9.jpg

3.19号讲师正式诱导交钱并教”拆账“

3月19号上午10点起床11点到同一个地点进场听课,两个讲师分别:讲了他们的模式不等于传销是属于叫做MLM的直销,还讲香港并没有传销只卖正品(因为香港法律没有传销的概念 正品这个东西很难讲旺角有很多20几块钱一盒春雨面膜的店面)并且还教一个叫做1040的拆账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0.jpg

1040拆账,拉更多人进团队一起做成为千万富翁

就是分级销售给你多少比例等。接着就是要你最低5000“加盟费”买他们的产品成为会员。 等级分为:20%(经销商交5000港币+210港币年费)---38%(交62580港币)----41(发展6个分店,就是拉人头6个而且每个都是38% 的,成为讲师,mc等)---42%(董事,41%发展的6个38%都成了41的)----43%(可以成为核心骨干)其中成为41的要挑战100w的业绩,在3个月的,成为42%要挑战500万业绩,43%要挑战1040万的业绩。(达到42%层面就可以称为董事长了上台演讲)这个会议从11点到下路15.30还没有结束!

我懵了,想逃跑,借着上厕所,出来打给我朋友要他帮我出主意,刚打通林文敏就出现在我背后,问我打给谁

吓了一跳之后电话赶紧挂了,随后一直跟朋友保持微信文字上的联系。以下是我跟朋友的聊天记录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1.jpg

之后林文敏的脸色就非常难看,上完厕所带我去吃了碗面之后,说还要带我去展会,我以为不是听课,就去了。哎,结果还是回到第一天的地方跟随熟悉的小桌子。我那个时候脸色差到爆炸,林文敏就找来了”阿峰“的姐姐”——“敏姐”,开始给我洗脑。“敏姐”非常有手段,关切的问我想干嘛想去哪想知道些什么有什么顾虑,充当“知心姐姐”的角色吧。神奇的是,听完她的话我心情倒没那么差了(主要是回想不起来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之后林文敏带着我找一个位置坐下,“讲师”就是重复了“1040拆账”那个部分,在过程中不停暗示加盟只需要交XXX钱(每个阶层缴费不一样)就能成为XX阶级然后可以拿到XX钱。讲了一个小时多结束,当时我是确定了这里是传销之后,想借着上厕所的功夫溜了,可惜,逃跑未果被林文敏的上司“敏姐”抓住并且拉着我讲了5~6个小时的日常。到晚上22.30才放人回酒店休息

林文敏偷看我微信消息并质问我

我们是搭地铁回酒店的,回去的路上林文敏一直在偷看我发消息,并且情绪突然间就很激动,质问我是不是怀疑她在骗我,因为在地铁上我就先稳住她跟她说回酒店谈。回酒店之后我给她分析了这里就是个传销窝巴拉拉一堆,天真的以为可以带着她一起逃出这个窝点,然后她听完一脸镇定的说:如果做传销能赚这么多钱我也愿意啊。

我在震惊之余趁着她去洗澡的间隙,偷拍了她的身份证并且发给我朋友,嘱咐他如果明天没联系就让他报警抓人

我跟朋友的聊天记录: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2.jpg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3.jpg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4.jpg

3.20号分开我从香港逃回深圳

3.20号醒了之后我就把行李打包寄到大堂(昨晚说完之后隔天一大早林文敏就走了)因为听完朋友的话已经不敢呆在香港,也很怕别人尾随我回深圳的家,所以一直周转在香港地铁站里面,换了几趟车之后才返深回家

期间林文敏一直在微信轰炸我,大意就是偏低我做高自己的身份,跟我之前相处的差距实在是天翻地覆!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明白了她知道是传销还要拉我入坑骗我钱!

我对此非常鄙视跟仇视。

于是我回到深圳之后第一时间报警,无奈因为 辖区问题隔天才立案。昨天跟前天都致电了,大意是还在调查。所以我选择公开林文敏的信息以及这件事情。

第一是想要找回来我被骗的钱,目前看来不可能了

第二是林文敏做传销真的太逍遥了,看不惯所以曝光她。

不过昨天发出去之后发现真的太多太多人受害了,比我惨的非常非常多,所以在我还没有死的一天我就会一直曝光关于欺诈 传销这类事件来警惕众人。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5.jpg

传销我曾经也觉得真的遥不可及,所以我对这些也就是抱着吃瓜的心态。但经过这件事之后发现不知不觉传销早已渗透在你的周围了,为了避免更多人受害请各位务必转发曝光这个集团!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6.jpg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7.jpg

失业后的第13天,我终未能幸免骗入新式传销组织—香港亮碧思(Francine)MLM模式-18.jpg
匿名  发表于 2021-6-16 14:48:06
我是香港人, 多了解了, 謝謝樓主
回复

使用道具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热门图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