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5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1-26 18:54:24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中国反邪教
我得知,该报初创时期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那时,我联系的原“法轮功”信徒在最初几年工作均是零报酬,后来收入是2万美元一年(《大纪元时报》称所有员工都有工资)。为了节约房租,一些员工另外打工,或和父母同住,或合租狭小逼仄的公寓。澳大利亚人本?赫利(Ben Hurley)曾是一名“法轮功”信徒兼《大纪元时报》员工,几年前在博客中称,他和同事的工作回报就是“德”,一种“来自另一维度的白色物质,做好事即可获得”。

2016年有一段很短的时间,该报雇佣了6名非“法轮功”信徒,即所谓的“常人”为记者。该报大部分都由“法轮功”信徒负责(《大纪元时报》否认这一点,并未详细说明)。我的线人说:“许多这样的人都像嬉皮士。他们就随意地捡起一张传单,然后就来工作了。”无论是在《大纪元时报》还是新唐人电视台,这些人都会频繁地更换工作单位甚至岗位。“奇迹边缘”节目的联合主持人本?查斯汀(Ben Chasteen)来大纪元媒体集团工作前在美国替代疗法研究所学习按摩疗法,在主持节目之前,他还是一名摄影师。简·杰基勒克(Jan Jekielek)是他们重要访谈节目“美国思想领袖”的主持人,但我发现他还兼任该报的公关人员。

因为“法轮功”信徒花费了无数个人时间散发报纸以及神韵传单,所以为《大纪元时报》或新唐人电视台工作既是任务又是修行。我采访了另一名原“法轮功”信徒,年纪大约20多岁,父母是来自东亚的移民。她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父母就加入了“法轮功”,现在依然是信徒。她也因为家人的原因要求匿名。她告诉我孩童时期的几乎每个周末都在进行反共示威或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有一个冬天,她被安排在费城的“身体”展览厅外示威,因为信徒们认为这个展览的展品里摆满了“法轮功”信徒的遗骸。还有一次,她用笼子和假血在曼哈顿的哥伦布广场上演酷刑场景。

快20岁的时候,她到新唐人电视台工作。她告诉我,有人教导她说非“法轮功”信徒的灵魂会被邪气缠绕,只有信徒“讲真相”,才能拯救他们的灵魂。她对我说,“可以用真实的战斗来解释这种拯救。箭从你的嘴里飞出”,射中非信徒们心中的邪恶。她同时称,现阶段最好的办法,就是大规模扩大影响,比如制作油管视频,或者带朋友去看神韵表演。

该报著名的写手似乎都是由非“法轮功”信徒组成,以保守派大佬为卖点,比如“新标准”(New Criterion)编辑罗杰·金保尔(Roger Kimball)。评论家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是宾夕法尼亚州格罗夫城市学院的退休经济学教授。他对我说,他对该报的目标不抱任何幻想。他说:“他们针对美国人的阅读兴趣做了一些调研。除了反共,他们希望做到面面俱到。”值得注意的是,该报的亚裔记者没什么表现机会。多年来,该报出版人斯蒂芬·格雷戈里坚称该报不“代言”或“代表”“法轮功”,只是报道“法轮功”受迫害的现象。这似乎很难令人信服。去年夏天,我在“法轮功”的英文网站看了大量李洪志的讲话翻译。李洪志长篇大论地说该报的责任就是揭露“邪恶的中国”,然后回答了各类“法轮功”或“法轮大法”的问题,包括“我们的媒体”的管理运营。

哪个项目最适合拯救非洲众生?神韵?新唐人电视台?还是《大纪元时报》?

师父:(大笑)哪个成熟用哪个。

一些地区的大法联合会负责人同时负责很多事情,如《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大法联合会,和讲真相小组。

师父:一些地区的确是这样。如果真是因为人手不够,那就没啥可抱怨了。而有些地方,就是有问题的。甚至我在想,如果有人能替代我,我就不会做神韵工作。

我在“法轮功”网站发现了另外一种嘉许——就是对信徒们极端长时间为《大纪元时报》工作付出进行煽情报道。这种报道是第三人称的,表达一种对工作的狂热和对自我的牺牲。其中一篇报道讲的是伊万·彭特乔克夫(Ivan Pentchoukov)。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署名文章。他陆续为该报工作了8年,经常感到灰心丧气。这篇报道说:“有一次,他成功卖掉了很多神韵门票。”这促使他重新回到《大纪元时报》。“他决定放弃进修博士学位,不顾父母的反对回来工作。”后来,因为需要钱,他当了出租车司机。“又一次,他意识到不能通过开车有效救赎人们。‘很多次,我都不能抬起手给乘客一份传单。’”他重新回到了报社。

美媒深度剖析“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时报》(下)-1.jpg

2020年1月25日,特朗普前顾问斯蒂芬·班农开始在国会山的别墅进行名为“战争屋:疫情”的直播。7个月后,他被控利用制造边界墙项目欺诈投资人。他就这项指控自认无罪。去年1月时,美国只有少数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欧洲几乎没有。当权者无人对此上心,但班农认为这样不对。他警告说:“你可以对疫情不感兴趣,但疫情对你感兴趣。”

班农播客邀请的第一个外部记者是《大纪元时报》的作者和新唐人电视台“聚焦”节目主持人西蒙娜·高(Simone Gao)。高说她在仔细研究中国社交媒体上医生和普通民众对疫情严重性的描述。同时,高说官媒还在大力渲染各地欢度新年的庆祝活动。

班农与《大纪元时报》长期合作。2019年,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并播放了他的纪录片《赤龙之爪》(Claws of the Red Dragon),以中国科技公司华为为对象,称华为因侵犯知识产权被起诉(华为否认了这项指控)。尽管特朗普本人在贸易战的背景下,仍然赞扬了中国抗疫的措施,以及减少病毒传播的举措,但班农仍然通过他所打造的特朗普民粹主义的视角来看待疫情。在他看来,中国夺取了美国工作机会,威胁了美国经济霸主地位;中国制造了致命病毒,这种病毒因为全球化被传播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而《大纪元时报》出于自身的意图,支持班农的观点。

约书亚·菲利普(Joshua Philipp)是一个面带苦相的30多岁男人。他有着一头厚重的黑发,是《大纪元时报》的“明星”。报纸的受众比较有限,相反网络就不会。菲利普主持了油管网一个叫“十字路口”的节目,大部分内容是讲中国。去年4月初,菲利普主持了一个54分钟的纪录片,对新冠肺炎病毒从武汉一个野味市场的动物身上传播到人身上的说法表示质疑。该纪录片制作精良,显示菲利普研究直至深夜,表情忧郁,在曼哈顿乘地铁绕行。

这个影片就是典型的《大纪元时报》风格。影片会先问这样有意义的问题:我们能百分百确定病毒的起源吗?然后开始夹带私货。大部分受访对象都是对华鹰派,而不是医学专家。纪录片的前半部分研究了病毒的基因序列,认为该病毒从实验室泄露出来。但到了第40分钟,纪录片显示了毒气面罩生产线,引用了2015年北京生化武器能力的一项研究。影片的最后,菲利普在林肯纪念堂,说出了“法轮功”的标语:“我认为在善心面前,病毒不能存活。”去年春季开始,这类所谓探索新冠肺炎“真相”的纪录片开始兴起,该纪录片是第一批影响比较大的影片。

“中国报道”是《大纪元时报》最重要的名片,但真正让该报影响力扩大的手段是各种隐蔽的引流手段。几个月前,我联系的原“法轮功”女信徒发了一个链接,内容是油管网一个护肤频道“内在美丽”(Beauty Within),有200万关注量。该频道由网红罗文娜?蔡(Rowena Tsai)和弗里西亚?李(Felicia Lee)主持。

该频道不涉及中国或政治,也与《大纪元时报》无外在联系。最终,我在新唐人电视台页面发现了该频道的推广信息。在一大堆美容贴士后面,我发现蔡在一个视频中详细说明了她对“法轮功”的痴迷。(李、蔡和新唐人电视台就我提出的问题均未予置评。)

多元化已成为《大纪元时报》营销战略的重点。2019年,脸谱巨额广告费投入曝光后,《大纪元时报》改变策略,每月花大约50万美元用于傀儡页面,如“诚实报纸”(Honest Paper)和“美国爱国者”(Patriots of America)。2020年夏末前,无数与该报相关的账号广告被脸谱禁止。同时,美国专门核查并揭穿谣言和传闻的网站“斯诺普斯”(Snopes)开始曝光“美丽日报”创建数百个账号、群组和页面宣传支持特朗普。“美丽日报”由武忠(音译:Trung Vu)于2016年创立,而该人当时正是《大纪元时报》越南语版的首席执行官。该报的编辑之前是《大纪元时报》英文版的编辑。2019年底,脸谱因使用虚假账号禁止了“美丽日报”。那时,脸谱称,该组织花费将近950万美元用于推广,吸引了全世界范围的5500万粉丝(《大纪元时报》坚称在脸谱毫无解释地封禁他们自己的账号之后,他们才在几个不同页面发布广告。该报否认了与“美丽日报”之间的关系)。

尽管政治顾问斯坦恩豪斯(Brendan Steinhauser)所在公司受雇树立《大纪元时报》的品牌形象和增加订阅量,他却称自己并未参加《大纪元时报》地毯式社交媒体轰炸策略,而且也不了解该报的财政情况。2019年,该报的非营利性组织《大纪元时报》协会,获得了超过1500万美元的收入,一半来自付费订阅(2016年的收入只有400万美元)。不管《大纪元时报》的财务状况如何,至少与神韵相比该报收入显得黯淡无光。2018年,根据现有的税收报表,神韵盈利2600万美元,净资产高达1.22亿美元。

2020年5月,“每日野兽网”(the Daily Beast)调查发现一名叫张华毅(音译:Huayi Zhang)金主出现在“环球传播网”(Universal Communications Network)的税务报表上。“环球传播网”是运营新唐人电视台的非营利性组织。张华毅自本世纪初起一直是该网络组织的董事会主席,也是“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主管。该公司是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所有的对冲基金公司。考虑到班农也曾经是默瑟的同盟,与新唐人电视台联系紧密,这种联系非常有暗示性(班农在2020年末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谈到他的纪录片预算时说,“我会给他们一个数字。然后他们会回来说,‘我们接受这个数字。’”)。但是默瑟的小金库存在的可能性不高。根据税务报表,张华毅及其妻子从2012年至2016年捐款了90.95万美元,大部分的捐款时间都在特朗普竞选之前。他同时担任另外一个“法轮功”相关组织的董事会职务。这些说明张华毅可能是因为信仰原因,而不是政治原因担任上述“法轮功”相关组织职务。

“法轮功”组织劳动力的热忱度也是其成功商业模式的关键因素。“法轮功”信徒不仅奉献金钱和时间,也会买下卖不出的神韵门票,尽管已经反复看过这场表演多遍。夏明(音译:Ming Xia)是纽约市立大学和史泰登岛学院的政治科学家,主要研究“法轮功”。他将该组织与传销组织相类比,都是通过成员无休止地招募成员。

为了获得更多的内幕,我又一次潜入了《大纪元时报》。每天,在纽约市的各个角落,都有“法轮功”的修炼活动。大部分课程都在室外,所以新冠病毒并不那么具有危害性。一天上午7点,我参加了离报社最近的位于麦迪森广场公园的“法轮功”修炼活动。我以为会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运气不佳,那里有3名男子和1名女子,我都不认识。我坐在长凳上,看着这四个人练功。他们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缓慢移动四肢。地上有个扩音器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最后,我站起来,走过去拿一张传单。那个穿着黑色牛仔裤和凉鞋的亚裔女子,显然是在招募人。她停下来,拦住我,告诉我她的名字,劝说我加入练功。我不同意,询问我是否可以只在长凳上看看。她回答说,这样很无聊。于是,我同意了。

这名女子让我站在对面,模仿她的动作。开始很难集中精力,因为有一场“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游行队伍穿过公园。女子教我用手画个小圈。同时,示威者们在我们后面喊着“无公正,无和平,种族歧视的警察去死吧”。最后,这些示威者们离开了公园,我花了10分钟学习气功。不知道是心理安慰还是什么,我真的有感觉压力减轻。女子说如果我不嚼口香糖的话,会感到更加放松。

我带着口罩,其他人都没戴。我问为什么。女子说:“我们很清楚病毒。”她说自己被一种能量场保护,这个能量场在她开始修炼的时候,就会被激活。我不是很理解这个说法。

我问这种保护性的能量场能不能延伸至其他人,比如说我。她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她开始说:“你知道病毒是从中国传播过来的吗?”我表示了感谢,重新坐回了长凳。

根据李洪志的核心文本——《转法轮》,得病是“修行”不够。去年夏天,我看到“法轮功”媒体连续几周都在宣传这样一则新闻:汉普顿斯一个珠宝商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而且病情很重。珠宝商一个修炼“法轮功”的朋友让他反复默念“真善忍”,他于是奇迹般地康复了。而与这个故事截然相反的是,网络上遍布着“法轮功”信徒因拒医拒药病情加重,甚至导致死亡的警示报道。我联系的原新唐人电视台员工告诉我,两年前,因为她拒绝求医,卵巢囊肿裂开造成内出血。这促使她脱离“法轮功”。

去年7月底,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举行了一场罕见的新冠肺炎时代室内政治会议。该会议被称为“自由峰会”,许多共和党大佬参加了这次会议,包括参议员泰德?科鲁兹(Ted Cruz)和汤姆?科顿。斯蒂芬?班农在节目“战争屋:疫情”直播了该会议。

只有少数记者得到了入场资格,《大纪元时报》记者简·杰基勒克(Jan Jekielek)正是其中之一。他穿着一件海军蓝的西装,袋口插着橘色波点的方巾。尽管会议名称平平无奇,但该会议其实是以在特朗普时期涌现的对华鹰派成员为主。在“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杰基勒克与原众议员戴夫?布拉特(Dave Brat)座谈。戴夫现在是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商学院主任。除了重复提起“武汉病毒”之外,布拉特详细诉说了中国一连串的所谓“违法行为”,包括中国南海问题、TikTok(英文版抖音)的监控问题等。布拉特说他对中国的愤怒使得他重新考虑自己所奉行的自由贸易原则。

也许对单一信仰社区的归属感会使得你容易陷入盲目相信的误区。看完整个节目直播,我震惊的是,尽管最近两年,特朗普对《大纪元时报》有些用处,但该报在进一步发挥这件事上并不需要特朗普。共和党在许多方面都在按《大纪元时报》的节奏行动,对华问题的顽固、不相信医学专家、好斗的民粹主义、喜欢阴谋论,以及对社会主义歇斯底里的愤怒。不同之处在于,共和党是在上述问题上投机取巧,而《大纪元时报》则是对此乐此不疲。该报认为被网络平台处罚,或者被媒体批评,都是中国对其制裁的一种延伸。这些想法都在预料之中。支持“法轮功”媒体对“匿名者Q”阴谋论的散播也反映了这样一种思维。“法轮功”已经形成了这样一种固定思维,那就是,政府里的强权人物会将无辜的人们作为目标。

不久之前,我想起自己仍在付费订阅《大纪元时报》。当我想取消订阅时,该网站可以说是各方夹击,不让我确认订阅取消。在正式取消之前,还给我设置了最后一道障碍:就像是电子游戏里的大boss一样,罗曼?巴尔马科夫本人现身了。眼看我就可以取消订阅了,网站催逼我看一段视频。视频里是巴尔马科夫穿着棕色的马甲,戴着红领带。

巴尔马科夫在视频里说:“嗨,你要取消订阅,当然可以。”但他要我先了解一个信息。他说:“你看看我们国家的状态,你也许感到不乐观。我也了解那种感受。”视频背景闪现了极左组织“反法西斯行动”(Antifa)游行画面。巴尔马科夫在屏幕上勾出了一串长长的问题,“最糟糕的是,所有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日益增长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我们国家的自由很快就会变成徒有虚名……那正是让我更努力工作,每一天都不敢懈怠的原因。”

当拜登战胜特朗普的消息正式宣布第二天,一个“法轮功”网站发布了李洪志的小诗,名为“大选”。这是他数月来第一次公开宣言,随后《大纪元时报》转载了这首小诗。这首诗开头这样写道:“朗朗乾坤红魔乱,泱泱大国弊为患。”信徒们收到邮件指示,每天多花30分钟“发正念”以帮助改变大选结果。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热门图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