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5-12 02:04:13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西红柿炒番茄么
传销相信大家都闻销色变,下面我给大家讲讲我进传销的经历。

还记得那是2009年的事,那会我21岁,作为年轻人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与梦想,总想着做一番自己的事业,在08年底当我姐夫和我哥从内蒙古包头回来后,我哥就时不时的跟我讲他在包头那边干的活怎么怎么样好,当时我在常州工作,他跟我说在包头花了点钱租了几台机器,在加工牛骨粉做饲料,当时一是年龄小并没有对这产生怀疑,二是也没去过蒙古,只知道那边有大草原,后来年后初几我姐夫来我家也时不时的说一些他们在那边情况,其实都是在为吸引我过去而作铺垫。

2009年过了年正月十二,我姐夫顺利的买到了7张火车票,还是从徐州坐车过去,一路同行的还有我家隔壁邻居和另外两个人,从徐州一路北上,到了北京又转车到了包头,前后花了将近40个小时,好在路上几个人打打牌说说笑笑也没觉得有多久,当时反而觉得在旅途中看着窗外的风景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其实在北京站转车时他们已经以出去抽烟为由,利用那几分钟打电话把包头那边一切都安排好了。就这样顺利到了包头,果然有个女的在离住的不远的地方接我们,到了住的地方,两室一厅的房子,从外面看显得有点老旧,住的那只有那一个女的,中午吃饭时又来了两个男的,说是下班才回来,下午在两室一厅的大房间里打牌打发时间,地上铺上了榻榻米,作为南方人,刚到北方因气候干燥火气大而鼻子流血,只能抱着水杯喝水。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姐夫他们说带我们去租机器的小作坊看看,带着带着我看不对,我说好像不对吧,因为那都是小商铺,根本不像有加工的什么地方,后来我姐夫说,不急去,先听听人家怎么创业的,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讲课的地方,因为不是从头开始听的,我听了大概有40分钟左右,最后他们喊人提问觉得内容好不好时,我竟傻不拉叽的大声说好,因为当时我根本没这传销的概念,随后就回去了,我姐夫说不早了,带你们附近玩一圈,然后去了附近公园转转,我哥跟我聊这聊那,邻居跟他亲戚聊这聊那,他们这是各个击破做思想工作,后来就回去吃午饭了,第二天早上又去另一个地方听课,时长两个小时左右,讲的跟昨天的不一样,他们称为“炒菜”,下午有个一起的去的“新人”意识到是传销,半夜偷偷的跑了,第二天我问我哥他们,说是水土不服回家了,然后我就这样,天天他们带我和另外两个才去的听课,晚上在大房间贴了张地图,用反面做白板,给我们一边写一边讲白天课堂上内容,什么几何倍增学,什么一拉二,二带四,四翻八的,手底下有多多少人就是大主管,再有多少人又是什么经理,到了经理级说什么前面成功的大经理会下来带,还举行两三千人的聚会,带上去吃香喝辣,当我在哥和姐夫思想灌输下交了2900元后也顺利的成为了他们一元,他们倡导着什么,奉献,勤劳,节约什么什么的都忘了,以韩纯Q10化妆品为障眼法,当时也确实看到了这款组合产品,只是都说等哪天所谓的成功了在拿。

后来的日子中每天早上去听课,听完每个住的寝室所谓的室长(就是大主管)安排我们去别人家串寝,也就是拿着本子和笔听别的大主管讲一些注意事项,讲一些怎么“约”人来的方法,讲身边那些人能成为“约”的目标。

时间长了,也就成了所谓的“老人”了,也就不去听课,不去串寝了,想着怎么解决每天七块钱生活费的问题,其实每天吃的也确实是大白菜包菜土豆,各种做法,有的室长豪点的,每天都有鱼或肉,三顿饭有一顿有荤的。

三个月后某天突然有人说那些所谓的“大主管,经理”在聚餐时被一锅端抓了,有一个因为去了卫生间逃过了一劫,后来打几个“大主管经理”电话都没人接,又浑浑噩噩过了一周,再打,有的直接停机了,后来有的人已经各自回老家了,我们也就分了两批各自回来,回归到传统行业中,所谓的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就是这个意思吧!

大家不要觉得没被看着,没被传闻中的打啊,逼着家人打钱什么的,错了,有的传销是那样的,只是我在的这个,都是我亲属邻居带来的,我也算是听话,后来回来后跟我哥闲聊,他就说当时我要不听话,就准备揍我了,所以大家远离传销,努力工作,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多好事轮到你,脚踏实地赚钱才是王道。

进传销窝的真实经历-1.jpg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