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0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21-7-23 22:31:25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社会广角
卖房还债,结果房没了,债却一分钱都没还上,甚至还得贴上1000多万元的利息。
关于厦门女企业家郭某燕的遭遇,媒体曾以《“套路贷”纵横厦门法院 三法官被指枉法裁判》为题,进行了公开报道。



“套路贷纵横厦门法院”追踪: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1.jpg



【案情回顾】
2010年7月,郭某燕向从事放贷业务的陈某佑借款,陈某佑按5%甚至更高的标准收取月息。
2014年8月,郭某燕在陈某佑的要求下对之前的两张借据进行“换条”,连同一张2013年11月的借据,借款本金共计600万元。
2014年10月,陈某佑建议郭某燕将她名下位于厦门市翔安区大嶝南路的别墅,以800万元转让给他的堂弟媳妇吴某珍,其中440万偿还郭某燕的其它借款,剩余的360万元用于清偿郭某燕尚欠陈某佑的600万元借据下的全部债务本息。
2014年10月10日,郭某燕在陈某佑的安排下与吴某珍签订《房地产经纪合同》,合同约定吴某珍在取得房产证后将尾款360万元直接转给陈某佑。10月22日,郭某燕依约将上述别墅过户到吴某珍名下。至此,郭某燕认为她与陈某佑之间的债权债务已两清。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陈某佑于2015年11月突然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郭某燕仍拖欠其借款本金600万元及利息。在庭审过程中,郭某燕向法庭提交了与吴某珍签订的《房地产经纪合同》,称她将别墅过户给吴某珍后,吴某珍应按合同约定直接向陈某佑支付360万元购房款,以清偿她欠陈某佑的债务。
然而,陈某佑及其代理人——厦门市银海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卓某坤却不顾客观事实,当庭谎称对郭某燕卖房还债一事不知情,也无法确认《房地产经纪合同》的真实性,陈某佑从来没有收到过房产合同中约定的360万元。
由于陈某佑不承认郭某燕卖房还债,否认收到吴某珍转给他360万元款项的事实,因此法院建议郭某燕另案对吴某珍进行起诉。
最后,思明法院认为郭某燕超过年利率36%还款部分(实际借款年利率高达60%),应抵扣借款本金,因此于2017年8月7日作出(2016)闽0203民初361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郭某燕继续向陈某佑偿还借款本金432万余元,以及自2014年8月19日起至还款之日止年利率24%的借款利息。
郭某燕不服一审判决,向厦门中院提起上诉。同时,为了查清吴某珍究竟有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将360万元支付给陈某佑,郭某燕同步于2017年10月9日向思明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吴某珍向她支付购房款360万元及逾期付款的违约金。
关于郭某燕的上诉案,厦门中院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2017)闽02民终571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郭某燕的上诉,维持原判。
而针对郭某燕诉吴某珍要求支付360万元购房款的诉讼,思明法院支持了她的诉讼请求,于2018年4月28日判决吴某珍应向其支付购房款360万元,及合同约定逾期付款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
吴某珍不服,向厦门中院提起上诉。
2018年11月21日,吴某珍上诉案二审开庭,吴某珍及其代理人卓某坤的在法庭上作了自相矛盾的陈述。
2018年11月23日,吴某珍的代理人向法庭提交了代理词。
本来,律师或代理人提交代理词通常意味着该方当事人自认已经没有新的事实主张,提交代理词后只需要等待法院判决即可。但在十天后的2018年12月3日,吴某珍及其代理人却突然又向法庭递交了一份补充证据——银行汇款凭证,证明吴某珍已于2018年11月30日(庭审结束的9天之后),分两笔向陈某佑的银行账户汇款360万元,以证明其履行了购房款的支付义务。
吴某珍提供的银行凭证表明,她是用农业银行尾号5514账号分两笔向陈某佑的兴业银行账户转账汇款360万元的。



“套路贷纵横厦门法院”追踪: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2.jpg



转第一笔款的时间是2018年11月30日16:03:41时,金额200万元,转完200万元后,该账户余额为535.03元。



“套路贷纵横厦门法院”追踪: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3.jpg



转第二笔款的时间是2018年11月30日16:36:26时,金额160万元,转完160万元后,该账户余额为485.03元。







在吴某珍向法院提交补充证据后的2018年12月17日,厦门中院作出撤销思明法院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郭某燕的全部诉讼请求的判决。
郭某燕不服厦门中院的终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福建高院提起再审后,于2020年6月30日作出(2020)闽民再41号民事判决书,撤销了厦门中院作出的二审判决,改判吴某珍向郭某燕支付违约金206.64万元。因为郭某燕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吴某珍向陈某佑的支付行为存在恶意串通,再审判决也没有否定其于2018年11月30日制造的银行凭证的证明效力。


本来,如果吴某珍按《房地产经纪合同》约定的时间,将属于郭某燕的360万元购房款直接支付给陈某佑抵销债务,就不至于让郭某燕承担重复还款及七年下来产生的1000多万元的利息。可正是因为陈某佑与吴某珍的恶意串通,给郭某燕造成了10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
法学专家指出,2015年11月陈某佑起诉要求郭某燕还款,是基于吴某珍未向其支付上述360万元款项,郭某燕所欠债务没有得以抵销,法院因此才作出要求郭某燕偿还款的判决。
而在此后的2018年11月30日,吴某珍才主动向陈某佑支付该360万元。结合福建高院的再审判决可以证明,存在违约责任的是吴某珍,而非郭某燕,是因为吴某珍未按《房地产经纪合同》约定的时间将购房款直接支付给陈某佑,从而致使法院作出郭某燕重复还款的生效判决。
据此,既然吴某珍已经实际履行了上述360万元购房款的支付义务,那么郭某燕就不应该重复承担该借款的还款责任。因此,吴某珍提供的、于2018年11月30日向陈某佑支付360万元的银行凭证,属于新证据,该新证据足以推翻陈某佑诉称郭某燕尚未偿还其借款的主张,也足以推翻思明法院作出的(2016)闽0203民初3611号、厦门中院作出的(2017)闽02民终5713号民事判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之规定,厦门中院应当按审判监督程序对该案进行再审,依法撤销思明法院、厦门中院的生效判决,纠正冤假错案。
为此,郭某燕已持吴某珍提供的新证据,向厦门中院、福建高院申请再审,并向厦门市人民检察院、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希望上级法院、检察院能依法对此进行立案受理,并依法提起再审,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作者:李久志)

主题

好友

1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7-23 22:31:37 |显示全部楼层
勾位到家?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热门图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