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0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21-7-27 20:25:29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东又楼公记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1.jpg

撰文 | 夏西
清代康熙年间,在福建寿宁县五福街,有个三百多人的毛家村,村里有毛荣、毛华兄弟俩,以贩盐为生。
毛荣娶妻姚氏,毛华娶妻陈氏,各自生了一个儿子,大的五岁,小的只有半岁。一家人日子过得和和顺顺,红红火火。
有一天,兄弟俩出去贩盐,只留姚氏、陈氏带着孩子在家。到了傍晚,两人回家路过自家的田地旁,只见到两个孩子啼哭不止,而妯娌俩人却不见了踪影。回家一看,大门紧闭,询问邻居,都说不知道。
兄弟俩哭着到处寻找,却一无所获,有人说她们是被老虎叼走了,有人说是失足跌入河中冲走了,有人说她们抛夫弃子跟人跑了。两人逐渐绝望,便放弃了搜寻,还请来了附近寺里的和尚念经超度她们。
第二年,毛荣妻子姚氏的弟弟姚克廉贩了一些书籍,租了一艘船运往福州去卖。在路过洪塘街时,天色已晚,他就想上岸住下来,顺便去找些乐子。
姚克廉找了一间客栈安排妥当后,就走进了一个胡同里。突然,他看到前面一家青楼的门口站着的两个妓女很眼熟,走过去一看,大吃一惊,发现她们竟然是失踪了一年多的姐姐姚氏和陈氏。
姚氏和陈氏也认出了姚克廉。姚克廉示意两人不动声色,装作要在她们的妓院里过夜,还把妯娌俩都包了下来。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2.jpg

进了房间,姚克廉才得知这家妓院是湖州人王际明和赵成让开的。为了不让人疑心,他们装作唱歌喝酒。到了深夜,妓院老板都已睡去,姚克廉才哭着问道:“姐姐,你究竟遭遇了什么不幸,要和陈大姐在这里做这种事呢?”于是,姚氏便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向他讲了一遍。
原来,那天毛荣兄弟俩外出后,姚氏和陈氏见家中的棉花已经成熟,就各自抱了儿子去地里捡棉花。
毛家的田地离家约摸二三里,正在一条大河边。陈氏将半岁的儿子用衣服包好,放在田埂的大树下阴凉处,又让姚氏五岁的儿子看着。随后,两人便埋头在地里收起棉花来。
没过多久,有一条小船顺水而下,停靠在了大树下,两个客人径直走到姚氏她们面前,说是向她们讨口水喝。
姚氏急忙拿出水来。客人喝了几口,见姚氏的儿子伶俐可爱,就掏出一个烧饼给他吃。孩子刚好饿了,接过去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一个客人说道:“我们两人是准备去前面的五福街上买盐,不知道还有多少路程?”
姚氏急忙问道:“两位财主想要买多少盐呢?我们俩的丈夫正好到外面贩盐去了,晚上就能回来。两位不如在我家买,就在我家过夜吧!”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3.jpg

两人听说姚氏家里有盐,非常高兴,当即就答应了就在她家买,还去船舱里又拿出了两个烧饼,递给了姚氏、陈氏一人一个,说道:“这些烧饼味道很好,都是在你们府里买的,一分银子只能买到四个,真是不便宜。”
姚氏、陈氏见他说的价格不错,也不怀疑,拿起烧饼就吃,谁知刚吃几口,就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两个客人见状,立即一人一个背起了妇人,扔进船中,赶快驾船顺流而下,连夜赶往了延平。
半路上,两个客人见已经远离毛家村,便放下心来,给姚氏、陈氏灌了一些冷水。不到片刻,两人苏醒过来,见是两位客人将她们骗到了船上,已经远离家乡,不由得放声大哭。
两个客人见状,把她们毒打了一顿,还趁势将她们强暴了。又过了十天,船到福州,他们买了一些华丽衣服,给姚氏、陈氏打扮了一番,让她们在洪塘街的一家妓院里面接客,却刚好遇到了弟弟姚克廉。
姚克廉听了姐姐的述说,晚上就住在了妓院里,三人在一起苦思对策,寻求脱身之法。
第二天一大早,姚克廉对姐姐说道:“我到省城福州去上告官府,将王际明和赵成让这两个王八蛋抓起来治罪,你们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说完,便出门登船匆匆离去。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4.jpg

到了省城,姚克廉写了状子直奔按察使司,状告有人设下陷阱,拐骗妇女,逼良为娼的事。
福建臬台看了他的状纸,又向姚克廉仔细询问道:“你真的在妓院里看到了自己的姐姐吗?”姚克廉肯定地点了点头。
臬台想了一会,对他说道:“既然如此,你们都是寿宁县人,我就把这件案子发配给建宁府推官郭四府大人去审理吧!”于是,他便发下了公文,命郭四府来审理此案。
郭四府看了状子,立即命人带了令牌,前去福州洪塘街这家妓院里搜查,却扑了个空,只好将王际明、赵成让和左右邻居窦呈、彭贵拘来了公堂。
郭四府先问邻居窦呈道:“寿宁书商姚克廉状告王际明以迷药拐骗妇人为娼一事,情况是否属实?你要从实招来,不然皮肉受苦!”
窦呈答道:“这完全是诬告。那天,姚克廉在福州卖书,醉酒来到了洪塘街妓院,又嫌王际明接待不周,就把院里的东西都砸了,小人当时还来劝架。最后,王际明让一个娼姐竹娥来陪他过夜,还不收钱,此事才算作罢。”
郭四府又问彭贵,他的说法与窦呈完全一样。于是,郭四府又让人将娼姐竹娥带到公堂,问姚克廉道:“那天陪你过夜的人可是这位妇人吗?”

姚克廉急忙回答道:“当天我见到的是我姐姐,还哭了一夜,哪里曾见到过这个妇人?”可是,竹娥却说道:“你这人真不知羞,那天趁着酒醉前来妓院撒泼,把东西都打破了,我又陪你过夜,你却翻脸不认人了!”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5.jpg

郭四府见审不出什么结果,便宣布姚克廉纯属诬告,把他关进了大牢,将其他的一干人等全部释放了,暗中又派了两个得力的差役化装成客人去了洪塘街。
两个差役专门挑了王际明家对面的一家妓院喝酒。席间,他们有意无意地向陪酒的兰娥、菊娥问道:“上次来福州时,见到对面有两位好妇人,这次却没看见,不知是什么缘故?”还把姚克廉描述的姚氏、陈氏的容貌说了一遍。
兰娥见他们是外地人,又问的是对门的竞争对手,便插嘴道:“这两个妇人是妯娌俩,被老板用麻药迷了来这里接客。前几天,听说有人来告状,老板得到消息,就将她们带去了漳州府富户周林家里藏了起来,另外在我们这里借了好姐妹竹娥、梅娥过去冒充。所以此事刚好我们一清二楚。”菊娥在一旁也点头称是。
两个差役不动声色,惋惜了半天,晚上就在这里住下了。第二天一大早,两人付了钱,径直回到了建宁府,向郭四府报告了这些情况。
郭四府立刻去向按察使司请了公文,又派出八名差役,连夜赶往了漳州府,先到府衙交割完公文,又迅速将周林家团团围了起来,说是福州强盗王际明,抢劫了寿宁县毛荣家的金银和妇女,全部藏在了他家。
周林听了大惊失色,急忙跑出来招供,承认他的确是将王际明送来的两个妇人和一些财物放在家中,却不知道王际明原来是个强盗,表示愿意去建宁府与他当面对质。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6.jpg

到了建宁府,郭四府让人先带出姚克廉来认人。姚克廉一见姚氏,便上前与她抱头痛哭,一旁之人无不动容,潸然泪下。
郭四府又让人带出王际明、赵成让等一干人等。姚氏、陈氏见状,一把上前揪住两人,在他们脸上连咬了几口,痛骂道:“我俩本是良家妇女,却被这两个恶贼用麻药迷翻,失身与他们,又强逼做了娼姐,早就想以死全节,却又想要见丈夫孩子一面,才苟活到今天!”说罢,又放声大哭起来。
王际明、赵成让见事情已经全然败露,知道再也无法隐瞒,便全部承认了自己犯下的罪行。
至此,这桩拐骗妇女、逼良为娼的奇案终于真相大白。郭四府先将王际明、赵成让各自打了四十大板,发配至陕西丹卫充军;又把收受贿赂作假证的窦呈、彭贵各击杖一百,监禁三年。
最后,郭四府派人带来了毛荣、毛华兄弟俩,向他们说明了一切,又让他们领回姚氏、陈氏,好生对待,还把作假证的娼姐竹娥判给妯娌俩做了婢女。
后记:拐卖妇女、儿童,真是让人咬牙切齿;逼良为娼,更是丧尽天良。而这伙恶贼不仅狡兔三窟,消息还非常灵通,如果不是姚克廉偶然之中遇到了姐姐,郭四府又断案精明,姚氏、陈氏很可能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清代奇案:弟弟夜宿青楼,偶遇姐姐,揭开了一桩妯娌抛夫弃子之谜-7.jpg

特别声明:文章中包含个人观点;图片来自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7-27 20:26:25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7-27 20:26:55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7-27 20:27:15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热门图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