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8-3 17:16:34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奇闻史密释
引子:妻子跟人跑了,结果被骗。辗转返乡后,她想回到丈夫身边,不料丈夫却将她告上衙门。知县受理案件后,详加调查,却揭开一起拐卖妇女案。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1.jpg

案件发生在明朝万历六年,在浙江省有一个黄岩县,当时的知县名叫袁应祺。这天,村民林增财到县衙告状,状纸写道:他老婆陈氏跟别人跑了,那人名叫金大郎。他将陈氏骗走,到了外地又将她抛弃。陈氏几经辗转,吃尽苦头,终于回到故乡。回乡之后,她无处可去,又来到了林家,想让林增财原谅她。林增财觉得陈氏败坏门风,辱没了林家门楣。他想让知县大人严惩陈氏,并将金大郎捉拿归案。
袁知县看完林增财的状纸后,非常生气。他也是男人,对林增财的遭遇他深表同情,同时也对陈氏抛弃丈夫的行为非常痛恨。明朝的法律有规定,像这样的情况,林增财完全可以将陈氏休掉或者卖掉。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林增财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陈氏告到县衙,羞耻之心何在?袁知县觉得,这对夫妻都是无耻之辈,就把状纸往地上一扔,拒绝受理此案。
袁知县转念一想,如果我不受理这个案子,势必要担上责任。为这种人担责任,值得吗?还是受理吧。那时候朝廷对官员也有规定,不管大小案件,只要有人告状,案件是正常的,就要受理。如果拒不受理,知县就会被杖责80。所以,他就找来纸笔写道:你老婆已经违反了大明法律,是休还是卖,你可以自行决定。你决定以后,就让族长代办,再由族长到衙门汇报。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2.jpg

袁知县觉得已经处理得非常好,应该没有问题。哪知过了没多久,这个林增财又来告状。状纸写道:陈氏情况特殊,小民不敢擅自处理。原来陈氏已经没有亲人了,大明法律规定,这种情况是不能被休或者被卖的。
袁知县烦不胜烦,不由得火冒三丈,就给林增财批文:你老婆陈氏先行不义之事,就算符合不能被休的条件,你还可以将她卖掉,只要不卖给歹徒就行。
袁知县觉得,这个林增财连自己老婆都管不好,像这样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他竟然毫无办法。就这么点儿鸡毛蒜皮的破事儿,还两次来到县衙,他是真傻呢?还是装傻?难不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袁知县突然就对他有了点儿兴趣,于是就决定提审这个林增财。
袁知县让衙役们把林增财带到公堂上,准备审问。这个人身材瘦弱矮小,还是个斗鸡眼。他前面是鸡胸,后面是驼背,连腿都是歪扭的。两个字形容,就是很奇丑。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病态,走路时歪歪倒倒,哪还有男人的阳刚之气?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3.jpg

袁知县对他的印象又差了几分,说话也变了味道:“你老婆是什么时候和别人私通的?又是什么时候跟人跑的?走的时候,有没有在家里拿走钱财?既然走了,她还回来干什么?”林增财好像理解这些话有困难,他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就结结巴巴地陈述案情。
据林增财表述,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自家有好几亩田地,家境还不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已到了结婚年纪,就想找个老婆为林家传宗接代。他找了媒婆,将韩家的婢女陈氏娶了过来。陈氏长得有几分姿色,经常对韩旭暗送秋波,就想嫁给韩旭做妾。她的这一举动,被韩旭的老婆看到了,为了防止她勾搭韩旭,就打算把她给嫁了。由于对陈氏心存恨意,韩旭的老婆就把她嫁给了奇丑无比的林增财。他们没要多少钱,那价格低得可以忽略不计,相当于白送了他一个老婆。
陈氏并未嫁入韩家,却把第一次献给了韩旭,然后长期保持特别的关系。不过这对于林增财来说,都不是问题,能娶到老婆已经非常不错了。至于有没有第一次,那都不重要。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4.jpg

陈氏嫁给林增财以后,各方面都不满意。首先是林增财的相貌,引起了陈氏的嫌弃;其次,虽说林家有饭吃,但比起韩家的生活,那肯定要差很多。每天粗茶淡饭,也让陈氏非常不满。再加上林增财并不是风趣幽默的人,他并不能逗陈氏开心。以上种种因素,让陈氏不甘于现在的生活。
林家并没有多少积蓄,林增财不得不为了生活整日奔波。他不光要种田,还要外出做点小生意。所以,他每天出去得很早,回来得很晚。他走了以后,就把陈氏一个人留在家里。这让陈氏感到非常无聊,于是就经常到村里晃悠。在韩家培训多年,她走起路来韵味十足,让村里的狼友神魂颠倒。
有一天,金大郎从林增财门口路过,陈氏刚好在门口。他不由得眼前一亮,感觉陈氏具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气质。金大郎经常到青楼,接触的异性很多,撩妹地手段非常高明。既然陈氏被他看到了,只要他满意,就必定要将她俘虏。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5.jpg

金大郎来到了林增财家,他对陈氏说,走路太累了,口渴得很,想讨碗水喝。陈氏见他长得俊俏,就给他端了一碗茶。金大郎接过茶水并没有喝,而是将两根银簪放在了桌上。陈氏不明就里,金大郎却在她额头一吻。陈氏和韩旭交往日久,对这事儿也不陌生,所以就没有生气。金大郎见状,手脚就更加肆无忌惮。每天和林增财相处,除了倒胃口,没有其他感觉。在相貌堂堂的金大郎面前,她并不想拒绝。
经过此事,他们好像达成了一种默契。林增财每天都要出去,他前脚一走,金大郎后脚就来。二人除了密切相处,还许下了很多誓言。为了能够长久相伴,他们决定私奔。金大郎不光有钱,而且了解风情,这让陈氏非常喜欢。只要是他说的话,陈氏都会依照而行。
两人选好了日子,那天陈氏从家中带了财物,就跟着金大郎去了杭州。金大郎是什么人?他是青楼的座上宾,阅女无数,他哪有什么真感情?说白了,他就是靠脸嘴吃饭,用尽一切方法让女人喜欢他,然后骗取财物。林增财家里并没有多少钱,陈氏能拿走的也并不多。金大郎猜想,以后很难从陈氏身上再获取利润。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6.jpg

金大郎将陈氏带走了,却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他打算,到了杭州就把陈氏给卖了。凭她这长相,应该能值不少钱。说巧不巧,他们到了杭州之后,官府正在调查拐卖妇女案。这次调查非常严格,衙役们挨家挨户地搜查。金大郎见状,顿感不妙,他偷走陈氏的财物,把她一个人留在杭州。
陈氏没钱了,连住店的钱都给不出,就只能靠出租身体挣钱。过了一段时间,终于把欠的住宿费结清了,手上还剩下几个。她在此地人地生疏,总不能长久漂泊下去。所以,她用剩下的钱做路费,加入了一个商队,跟随他们回到了林增财家。
林增财的性格很软弱,这一点陈氏是知道的。现在她觉得,能嫁给林增财好像还不错,这也许就是命吧。回到林增财家里,她想和他好好过日子。没想到,林家长辈给林增财施压,要把陈氏卖了。林增财本来也想这么做,可他终究还是心软,架不住陈氏地苦苦哀求和泪如泉涌。长辈的话不可忤逆,他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就再次找到袁知县,请他帮忙处理。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7.jpg

明朝有个规定,若不是涉及命案和奸情,是不准女人上堂的。陈氏有过私通经历,自然不在此列。袁知县提陈氏上堂。陈氏已经变了模样,经过一番波折和长途跋涉,她瘦得皮包骨头,从前的风韵早已远去。20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和40多岁差不多。在她清澈的眼睛里,还依稀能看出昔日的风姿。
袁知县升堂,陈氏跪伏于地,她不停地啜泣。她当着袁知县的面,做了深刻地忏悔。她说道,这辈子都不要再和林增财分开,她一定任劳任怨地扶助夫君,不敢再有非分之想。袁知县见陈氏真心悔过,心里也对她生出怜意。不过,他此时却没有说这事儿,而是向陈氏问了金大郎的情况。
陈氏说道,刚开始的时候,她并不知道金大郎的行当。后来在怡红院,她才听别人说,金大郎就是以拐卖妇女为职业。在她之前,金大郎就用同样的手段,拐走了4个女人。将她们带到杭州之后,就高价卖出。陈氏被他骗走,如果不是恰好遇到官府调查,恐怕她也会被卖到异乡。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8.jpg

听了陈氏地描述,袁知县心里就有数了。这金大郎竟然是人贩子,专门拐卖妇女赚钱。像这种丧尽天良的罪行,一定要严加惩处。袁知县召集所有的捕快,让他们在三个月之内抓住金大郎,捕快们领命而去。
现在袁知县开始思考,怎么处理林增财和陈氏的问题?大明法律有明文规定,陈氏何去何从,完全由林增财自行决定。袁知县找林增财交谈了一番,了解到林增财愿意原谅陈氏。他就让陈氏写了忏悔书。书中写道,陈氏已经深刻认识到了本次的错误,保证这类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从此以后,安心和林增财过日子,保证忠贞不二,不会再背叛于他。处理完毕,林增财和陈氏就开启了新生活。二人相敬如宾,携手到老。
由于袁知县给捕快限定了期限,他们只能无条件执行命令,于是展开了搜查。某天,有两名捕快经过城南炮台山。在一个密林之中,他们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下体鲜血淋淋,在她身旁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俗话说,人命关天,捕快第一时间就去找保长。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9.jpg

保长很快就来了,他一下子就认出了死者。死者姓黄,是村里的一个寡妇。她作为寡妇,却怀孕了,这说明她曾和别人私通。看样子,她可能是害怕私通被传出去,然后承担罪责。所以,才铤而走险,自行堕胎。不料却出了意外,导致这对母子身亡。孩子的父亲是谁?帮她堕胎的人又是谁?捕快们不敢妄下断语,也没有提审证人的权力。于是,他们就回了县衙,将事情的原委向袁知县做了汇报。
袁知县就带人来到现场,经过仵作检查,导致黄氏死亡的原因就是堕胎。问题是,她在何处堕胎?谁把她们的尸体扔到了荒郊野外?孩子的父亲是谁?袁知县先问了保长和甲长,然后又问了村民,众人都怀疑是金大郎干的。大家还说,金大郎的住所就在村里。袁知县当即下令,立刻逮捕他。
金大郎还是被抓住了。经过审问得知,他见黄氏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就想把她拐骗到外地卖掉。让他没想到的是,黄氏不肯和他私通,也不肯跟他走。金大郎死心了吗?当然不是。有一天夜里,他潜入黄氏家中,从窗口把迷香放进去。将黄氏迷倒之后,他就进屋胡作非为。过了一段时间,黄氏竟然怀孕了。她不能让别人知道怀孕的事,就买来打胎药堕胎,可是这药没有效果。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10.jpg

金大郎认为,如果这胎打不了,那么他和黄氏私通的事情,必然会被众人知道。再说了,这黄氏大着肚子,卖给谁呀?所以,这胎是一定要打掉,可是怎么打呢?金大郎就下了狠心,那天他再次用迷香进入了黄氏的房间,然后用双手狠狠地压黄氏的腹部。可怜的黄氏经过重压,孩子被强行挤出来,大量的鲜血从下体狂涌而出,顷刻间就死于非命。
金大郎这就慌了,他本来是想打胎,没想杀黄氏。他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这可怎么办是好?不行,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得赶紧处理尸体。深更半夜,他背着黄氏的尸体,再把婴儿的尸体提着,来到了炮台山的密林。他本来是想挖个坑,把她们俩埋了。可是,他做贼心虚,刚想挖坑就感觉身后好像有响声。这大晚上的,也看不太清楚,再加上风声呼啸,刮得树叶像有人在哭一样。金大郎以为闹鬼了,也就顾不上掩埋尸体,他连滚带爬地逃出了那片密林。
金大郎作案,恶性极大,用泯灭人性来形容并不为过。他采用各种手段,先后拐卖4名妇女,致使其家庭破裂。他用迷香将黄氏玷污,致使其怀孕后,又采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她杀害。我们还是来看一下,袁知县会怎么判决?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11.jpg

本来像金大郎这样的人贩子,一般都会发配边疆充军。拐卖三人以上者,就要戴重枷一个月,然后发配到条件极其恶劣的地方,充当守卫军。这个重枷可并不好玩,足足有100斤。明朝的枷,有多种型号,每个型号的重量都不一样。根据人犯的罪行,决定他戴哪个重量的枷。
如今他以堕胎为名,将黄氏杀害,其手段令人发指。他用迷香把人家黄氏迷倒玷污,人家没有追究也就算了。黄氏怀孕之后,要是怕担罪责可以逃跑,受到的惩处也会轻很多。人家大着肚子,他都还在想把她卖掉,可见此人的人性是多么的丑恶。一个无辜的孕妈,加上一个无辜的孩子,怎么就下得了手?怕是从恶人谷出来的吧!
袁知县将金大郎判为斩首,秋后执行。作出判决后,就申文报上级批准。这个案件逐级上报,最后到了刑部。刑部的决定是,金大郎总共实施拐卖五次,将四名妇女卖到外地,有一个中途放弃。在拐卖的过程中,他有偷盗行为。最为严重的,就是杀害了孕妇和婴儿。如果仅仅是斩首,如何抚慰这对母子的亡灵?刑部最终批文,将金大郎斩首,再枭首示众。

大明奇案:妻子嫌弃丈夫,跟跟人跑了,结果被骗,揭开拐卖妇女案-12.jpg

刑部还认为,那4名被卖到外地的妇女,官府应该将她们找到,然后让她们回家。金大郎犯罪所得也应该清查,应将他抄家。
刑部发下的命令,袁知县立即照办。经过多方调查,才将被拐卖的妇女发回原籍,金大郎贩卖人口所得赃物,平均分配给这四个人安家。抄没金大郎的家产,悉数充公。金大郎的祖父年七十有余,官府抄家时给他留了一点钱,让他养老。
这个案子最特别的地方,就是老公告老婆私通。因为明朝的时候有规定,老婆私通,老公是可以抓现行杀死的。就算没有抓住现行,还可以休掉或者卖掉。这个案子里面,老公不行使权力,反而跑到衙门告状。袁知县本来不想受理,但是林增财第二次告状,就引起了他的兴趣,最终揭开了这一桩拐卖妇女案。
如果袁知县没有受理此案,这个案子恐怕也将不见天日。这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好了,各位朋友,本期内容就到这里。喜欢的话,别忘了收藏加关注。下期更精彩的内容等着你,再见。

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8-3 17:17:07 |显示全部楼层
大明奇案:妻子嫌棄丈夫跟人跑了,吃盡苦頭歸來,揭開拐賣婦女案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热门图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