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9-12-14 21:56:58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国际邪教研究
韩国教会InterCP对中国的渗透-1.jpg

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长期受到恐怖主义和叛乱注意威胁的困扰,安全形势严峻,威胁着“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和海外人员安全。奎达位于俾路支省,是巴基斯坦最不安全的城市之一。6月9日在奎达市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孟丽思、李欣恒)被IS绑架并杀害的报道引起舆论关注。据《环球时报》称,这次事件并不简单,可能已经遇害的中国人是被一名在奎达居住超过4年的韩国人Seo Jun Won带到巴基斯坦,以语言学校为名义,实则进行传教活动,除了2名被害的中国人,另外还有11名中国人在该语言学校出入。

这些中国年轻人以参加语言学校的名义租住在当地旅馆里。他们基本上每天主要做三件事:首先是语言学习,以如何与当地民众沟通和打交道为主;其次是开会,似乎是交流各种心得;第三是搞带有宗教仪式性的活动。尤其是第三项内容,这个学校的中国年轻人出门时会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到五人。他们在附近走街串巷,给当地老百姓播放宣扬基督教的视频并进行劝导,还邀请当地人参加他们的活动,为他们唱基督教歌曲。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

一、俾路支省中国人质事件涉及的韩国教会背景分析

(一)基本意识形态

据情报,在巴基斯坦遇害的两名中国人可能参与了韩国教会InterCP的“中东福音化项目”。该教会有异端嫌疑,曾因不当行为在教会团体前谢罪。韩国主流教会禁止与InterCP交流。该教会信奉的神学观指:圣灵的复兴从美国,经由韩国、中国、中亚,一路复兴到耶路撒冷。该组织的使命是世界福音化,将福音传给全世界。InterCP的传教主要侧重在中东,更具体地说,是阿拉伯地区、中亚、小亚细亚、波斯、高加索地区、非洲北部、中国西部、东南亚和内蒙古西伯利亚。

(二)发展源头

韩国教会InterCP实际上是美国教会InterCP的分支。多年来,美国教会长期有组织有计划地在全球领域从本土,由东向西进行传教,韩国成为在亚洲传教的桥头堡和中转地。据统计,当前韩国的基督教徒数量已经达到53.5%。InterCP当前已在韩国的30个城市、北美的30个城市,以及其他国家开设了“愿景学校”和“世界使命”,“愿景学校”的任务是提供讲座进行教育,“世界使命”是每周/每两周一次的祷告聚会,提高使命意识。InterCP还组织年度/半年度的“使命营”,是一个大规模的提高使命意识的集会。

韩国教会InterCP对中国的渗透-2.jpg

2016年InterCP北美“使命营”宣传片

(三)InterCP教会扩张的模式

一是以教会为中心覆盖社会生活方方面面。该组织以建立教会为中心目标,通过社会教育、医疗、区域发展、研究和志愿工作等分部门来共同协作,开展全面的传教工作,目的是渗透到当地社区的方方面面。

二是资源开路。InterCP教会在向外发展时,主张与当地教堂合作,提供教育、指导、资金、福利、教会儿童教育等领域的支持,并支持与地方政府建立关系。这也就意味着InterCP意图通过向当地教堂提供各种资源,吸引对方认同自身的意识形态和传教愿景。

三是大力发展海外传教士。其发展海外传教士的流程如下:

韩国教会InterCP对中国的渗透-3.jpg

从海外传教士的培训流程可以看出,其在前期各个流程都必须得到牧师的推荐信,这也就意味着在意识形态上没有达到其要求的人是不会吸纳进入海外传教士的培训流程,由于意识形态的排外性,这使得外界难以察觉。

四是海外多国布点,强调合作

InterCP教会是全球性组织,其强调中国教会与阿拉伯教会、韩国、印度、巴基斯坦、南亚、南美洲、伊朗和其他国家的教会展开合作,这也就意味着,韩国以及中国的传教士抵达海外国家时,可能有当地InterCP教会的支持与接应。

(四)主要海外动向

InterCP美国教会在韩国的50个分支和海外的600个分支中,有超过1000名员工,他们从事使命教育、研究、动员,每年培训了8000人作为传教士。2016年以来,韩国InterCP教会已派出约1150名传教士和1000多名学生传教士到遥远的国家传教。此外,有1500名志愿者员工在90多家分支机构,它们遍布韩国、北美洲、欧洲、中国边境(包括新疆地区)和其他地区,这些志愿者在这些地区进行短期的传教活动,例如使命教育、传教动员与支持、区域研究、支持传教活动的项目发展,教会高级交流。由于中东许多国家是伊斯兰国家,采用传统的方法难以传播福音,InterCP开发和实施了创新的“帐篷制造”部门,来用于门徒训练和建立有组织的教堂,这些部门包括学生志愿者代表团、慈善使团、商业代表团、社会发展、教育和其他非政府组织等其他部门,也就是利用不同的身份掩护进行隐蔽性传教。

二、InterCP韩国教会对中国的渗透

据了解,韩国大部分基督徒认为自己是第二个以色列民族或神的选民,韩国将成为远东的灯台,对亚洲乃至全球归主抱有使命感。在这种“使命感”的推动以及经济实力的支持之下,韩国各教派共向海外派出两万多名传教士,仅次于美国,深入100多个国家,包括一些危险的战乱地区,成为当世一股令人瞩目的宗教“泥石流”。中国承受了这股宗教“泥石流”最大的冲击。在韩国传教士眼中,中国显然是一个超级市场,“拥有以亿计的迷失灵魂”,天然是“基督教全球布道的中心目标”。一位韩国牧师在其论文中写,“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将响应上帝的号召,从而变成向全球传教的前沿阵地。上帝爱中国,并为它准备了一个宏伟的计划。”其在对中国的渗透中存在以下特点:

(一)充分考虑中国的人口与政治环境

美国InterCP教会的世界传播活动已经长达一个世纪,其本部在西方的活动能力达到一定极限,相反,在韩国、中国、印度的亚洲教会激情不断增加。这一现象标志着“全球使命”由西方教会向非西方教会转变。可见,该组织特别看好中国这个市场。在中国发展战略中,InterCP强调中国潜在信众的人口与政治环境,例如“与教会成员的爆炸性增长相比,如何解决教会领导人的不足”,“如何减少国家对教会的监视与控制”等等。

在InterCP的主页上提出这样的口号:“中国青年使命营:地下教会是一支军队!”,其中谈到中国政府不允许30人以上的地下集会。而“中国青年使命营”(China Young Adult Mission Camp)是该组织举办的安全性最高的集会。没人能够自行前往,因为地理位置是不公开的,并且在集会期间,所有手机和SIM卡都被没收。不会透露任何信息,包括参与者、日程和计划,都是保密的,所有参与者都必须自始至终待在那里。

(二)在中国以东北为中心不断扩散,搞小规模分散秘密发展

早期InterCP的韩国传教士在丹东和沈阳建立诊所,持续在中国和朝鲜进行医学服务。综合韩国媒体的报道,东北地区的韩国地下教会主要针对“脱北者”和中国东北人。相当多的传教士以留学生、旅游、探亲的身份进入东北,实则进行传教活动。《东亚日报》曾经描述了一个典型的地下教会活动场景:包括韩国牧师崔某在内的11名信徒聚集在图们江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的房间内,他们担心被外界发现而低声诵读,房间的门上有3道锁。该地区的韩国地下教会一般由一位牧师管理两三名信徒,房子一般是租借的旧房。韩国InterCP教会活动已经蔓延到中国多个地区,主要是通过一对一、面对面的接触发展,由此,很多小规模地下教会形成,门徒训练和家庭教会的复兴运动是中国地下教会的根本原则。此外,在中国,韩国教会的渗透还特别针对大学生群体,其中又以女大学生为重点发展目标,他们打着“世界和平文化交流会”、“跆拳道”等名目向大学生传播,一旦进入高级阶段,就进行秘密集会。

(三)在韩国发展中国留学生

韩国基督教传教士所接触的中国人还包括中国留学生。许多在韩国的留学生表示曾有过各种“被传教”的经历,不堪其扰。在据一位在韩国读书的留学生介绍,人们经常在校园或大街上碰到散发传教小册子的人。在下课路上,这位中国留学生遇到两位韩国妇女,拦着学生做调查。问卷是手机电子版,有的还是视频题。题目竟赫然写着“大多数人他们的存在就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他们全都死去这个世界才能得到净化”“是耶稣陷大家于灾难之中,为了免除灾祸只有消灭耶稣”等等。还有一次,这位留学生正在租住的房子里闭目养神,有人敲门很急,打开门一看是一位陌生的大叔,一副有急事的样子,然而又说“找错了地方”,然而找错了地方又不走,继续搭讪着问学生,去不去教会,他可以做介绍。当前,来自中国教会的年轻人在韩国汉城开设了一所“中国留学生愿景学校”。InterCP计划为中国留学生开设第二所学校,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

三、韩国教会推动中国传教士传教的动因

(一)转嫁海外风险

作为向海外派遣传教士的大国,韩国在中东伊斯兰国家的传教活动很早就成为话题。2007年7月,曾有23名韩国人到阿富汗进行传教活动,后在加兹尼省遭阿富汗塔利班绑架。在韩国政府交付了巨额赎金之后,这些人才被释放,但在这之前已有两人遭处决。一名韩国外交部的匿名官员曾在2009年对韩国《朝鲜日报》透露,当年7-8月间曾有80多名韩国传教士被伊朗、也门、沙特和“其他中东伊斯兰国家”驱逐出境。约旦政府曾经警告首尔称,有可能发生针对韩国传教士的恐怖袭击。

由于韩国教会InterCP的“中东福音化项目”位于高风险伊斯兰国家,韩国一些宗教团体和个人冒险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传教,屡次出现被绑架和被杀害的情况。因此,教会就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上述高危地区进行宗教活动当替罪羊。

(二)利用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友好关系。

由于在过去的70年中,中国与伊斯兰国家形成强烈的感情纽带,因此,伊斯兰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对中国人表示好感。中国人可以轻易地接近任何伊斯兰国家的边境,包括阿富汗、伊朗、利比亚、伊拉克和也门。因此,该组织选择招募中国人到周边伊斯兰国家进行传教活动。当前,在韩国传教士的带领下,有一批中国年轻人前往新疆、蒙古和越南执行短期任务。同时,还有中国人自愿加入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危险国度参与传教活动。

四、相关影响

一带一路强调民心相通,可是在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特别是宗教冲突及其严重的国家进行基督教传播容易制造矛盾,增加误解,甚至引发重大社会事件,特别是巴基斯坦国教为伊斯兰教,穆斯林高占95%,基督徒仅有1.6%。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曾称这是“全球宗教最不自由的地方”。据巴基斯坦调查及安全研究中心表示,过去20多年来,有超过62人因被指控宗教亵渎罪而处死,有40多人还在死亡名单上。

例如,一名巴基斯坦基督徒女性在2010年因为信仰辩护而被控亵渎罪,并被判死刑。据基督教论坛报报道,阿隆亚是生活在巴基斯坦一个小村庄的普通基督徒妇女,2009年6月,她与同村的妇女一起外出采集野果时,遭到其他穆斯林妇女的抵制,她们拒绝与信仰不同的阿隆亚共饮一杯水,并认为她使用过的容器不洁净。阿隆亚为自己的信仰辩护,声称她相信为全人类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并反问她们(同行穆斯林妇女)的先知默罕默德又为拯救人类做过什么贡献?阿隆亚因此言论引起了穆斯林的不满,遭到殴打,并扭送警察局。很快,她被控亵渎罪,遭关进监狱。她的家人也遭到了歧视和滋扰。2010年11月,阿隆亚被法官穆罕默德·伊克巴尔判处死刑,受到民众和伊斯兰领袖的支持。除了阿隆亚本人遭受到全国的仇视外,帮助她的人也一并遭遇到仇恨的排斥。曾为阿隆亚辩护的前旁遮省省长塔席与前少数民族事务部部长巴提在2011年遭到暗杀,虽凶手卡迪里伏法,但民众均将他视为英雄。

虽然美国的相关舆论并不一定可信,然而中国基督教传教人员在海外一旦激发宗教矛盾,将可能很快上升为重大社会问题乃至国际关系问题。从巴基斯坦国内媒体对此次事件的报道来看,其丝毫没有提及传教因素,目的也是为了降低社会影响,以免激起相关极端群体更大的反应。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热门图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郑老师
王老师
任老师
李老师
反传销QQ群1:
反传销协会 北京总部
反传销QQ群2:
反传销协会 资本运作
工作时间:
8:00-23:00
客服热线:
010-87688211
微信咨询扫一扫

Archiver|手机版|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X3.4( 蜀ICP备14017371号-1 )

返回顶部